<address id="ljvvb"></address><span id="ljvvb"><span id="ljvvb"><track id="ljvvb"></track></span></span>
<noframes id="ljvvb"> <noframes id="ljvvb"><form id="ljvvb"></form>

收藏本頁| 在線留言| 網站地圖| en English歡迎光臨同茂電機官網!
定制熱線400-850-9518
郵箱:sales@tmmor.com
微信技術支持

他們都在搜索: 同茂電機音圈電機生產廠家直線電機應用 音圈電機類別 激光切割直線電機 音圈馬達廠家

當前位置首頁 » 同茂電機新聞中心 » 新聞資訊 » 行業動態 » 從“大眾停產”來看國產半導體芯片MCU為什么不能供應車企?

從“大眾停產”來看國產半導體芯片MCU為什么不能供應車企?

返回列表 來源:同茂電機官網 瀏覽:- 發布日期:2020-12-22 09:38:26【


從“大眾停產”來看國產半導體芯片MCU為什么不能供應車企?

1

今年的汽車市場異常熱鬧,一方面,特斯拉市值屢創新高,馬斯克成為全球第二大富豪,另一方面,華為,阿里這些巨頭也涌入汽車賽道,想要在這個萬億市場中分一杯羹。

 

微信圖片_20201222091928

不過,最近央視新聞一則以“汽車芯片缺貨”為主題的報道,讓我們看到了汽車產業繁榮的另一面,同時也看到了國產芯片的另一面。

 

在央視的采訪中,大眾4S店的員工就說,本次短缺的汽車芯片,將導致ESP(電子穩定程序系統)和ECU(電子控制單元)兩大汽車模塊無法生產,短期內會影響供應。


德國大陸集團也表示,雖然目前半導體制造商已經通過擴充產能來應對,但新增產能可能要等得69個月之后才能實現,汽車芯片的短缺會影響到中國的汽車生產,這個狀況會延續到2021年。

 

在追趕了幾十年之后,中國的汽車產業,又再次面臨一個非常尷尬的現實,真正的攔路虎到底是什么?

 

2

 從央視的報道來看,影響車企生產的罪魁禍首,是一種名為MCU的汽車芯片短缺導致的。

 

微信圖片_20201222091937

這些芯片都必須進口,而前段時間,歐洲的意法半導體公司出現了大罷工情況,直接導致MCU芯片產能不足,無法繼續供給車企更多的芯片,所以導致車企出現了停產危機。

 

那么,很多人就會問了,國內難道就沒有做MCU芯片的企業嗎?

 

有,但是都不能用。

 

目前全球的MCU芯片市場主要是被歐洲與日本企業所占據,特別在高端的MCU芯片,基本上都是外國企業的天下,國產MCU企業在高端方面基本上沒有話語權。

 

全球前7MCU企業,占據了全球產能的85%左右,并且在不同的細分領域都是各自的霸主。

 

比如,日本的瑞薩電子,全球幾乎80%的汽車座艙都采用了瑞薩的MCU,德國的英飛凌和荷蘭的恩智浦兩大巨頭,輪流著當全球汽車芯片的老大。

 

這次遭遇罷工的意法半導體更是在高端MCU市場上說一不二的存在。

 

還有,我們從收入上去比較,國產MCU企業和外國企業也不是一個量級的。

 

根據意法半導體的2019年財報,2019年全年營收95.6億美元,其中MCU和數碼IC業務占到總營收的25%左右,大概24億美元,目前國內MCU企業只有一兩家企業能把營收做到10億人民幣的規模。

 

就拿國內的中穎電子來說,盡管在國內已經是前三的存在了。

 

但產品還是處于中低端,主要應用在家電中,很難在汽車行業去分一杯羹,去年的營收只有8.34億人民幣,全球的市場份額只有可憐的0.55%,差距不可謂不明顯。

 

3

其實汽車芯片只是國產半導體的一個縮影,國產半導體在很多領域都面臨同樣的尷尬,有的是大而不強,有的是小而且弱。

 

中國當然是一個工業大國,我們習慣了自己是出口大國,世界工廠的身份,但在半導體方面,我們就是一個典型的進口大國。

 

根據中國海關統計數據,2019年中國集成電路進口金額是3040億美元,超過排名第二的原油進口額。

 

而當年我們自己的集成電路產業銷售額只有1100億美元左右。

 

這其中是高達2000億美元,差不多是13000億人民幣的逆差。

 

在全球頂級半導體企業排名中,一度都沒有中國大陸企業的身影,基本上是美國,歐洲,韓國,中國臺灣和日本的企業在爭鋒。

 

比如制造芯片的企業中,臺積電一家企業就占據了全球60%多的市場份額,高端芯片更是只有它一家可以代工。

 

這也是華為旗下的海思,為什么會被卡脖子的重要原因。

 

海思干嘛呢?

 

做芯片設計,但只有臺積電可以代工生產出海思設計的先進芯片。

 

4

當然,假如說中國的半導體整體都很弱,那也不準確的,我們至少在兩個方面還很強。

 

第一方面是封裝,簡單來說就是給生產好的芯片穿個外套。

 

不過,這個環節處于芯片產業的最下游。

 

技術含量相對于其他領域沒有那么高,再加上中國的人力優勢與產業鏈優勢,所以封裝能快速做大做強。

 

而中國半導體另一個強項是芯片設計。

 

中國大學擴招了20年,培育了龐大的理工科優秀人才,隨著芯片設計工具的不斷成熟,我們在芯片設計上實現了追趕。

 

像剛剛提到的華為海思,是世界頂級的芯片設計企業。

 

還有深圳的匯頂科技,這家公司是全球指紋識別芯片的老大。

 

那么,為什么設計領域可以依靠高素質人才的優勢,而其它領域就不行呢?

 

芯片設計是一個典型的輕資產領域。

 

想建一間房子,幾個人就可以畫設計圖,但是真正動工,那就要重資產投入了,比如半導體產品線,設備廠,一個設備就是上億的造價,一條生產線那需要上百億的投入。

 

還有,半導體制造雖然是頂尖的高科技,但畢竟還是制造業的一種。

 

與充滿想象空間的互聯網比起來,對年輕人來說,沒什么吸引力,而且整體薪資待遇也不如互聯網,所以留不住人才。

 

一來投資高昂,二來留不住人才,再加上國際巨頭的圍追堵截,自然很難在半導體制造上實現突圍。

 

5

同樣,這也是中國制造企業的一個陰影。

 

半導體產業卡的是中國制造業升級的脖子。

 

隨著工業互聯網的到來,制造業實現智能化,而芯片是這一切的基礎。

 

假如芯片不能自立,那意味著整個制造業未來都難以自立。

 

在華為被禁之后,任正非今年走訪了好幾所大學。

 

期間,有大學校長問我們能為華為做些什么。

 

任正非的回答是,華為的問題,華為自己能解決,大學要做的,不是著眼當下,而是放眼未來。

 

去做更多的創新,去下苦功夫鉆研基礎學科,這樣中國科技的未來才能更強。

 

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”。

 

這位經歷過無數危機的企業家,毫無疑問看的更遠,也更明白。

 

只有下得了苦功夫,從最難的賽道做起,中國的企業乃至中國的科技才有可能實現突破。

 

這個過程會很艱難,任何成功的道路都無比漫長,也需要學會規劃和主動。

 

任正非就要求所有華為人要把臉對著客戶,把背對著領導。

 

什么意思?

 

我們對客戶的每份用心和付出,他們都能感受到,因為我們的服務,給客戶帶來的每一份收獲,他們都會銘記于心,而且會把這種用心回饋給我們。

 

用心聆聽用戶聲音,理解他們需求的獨特性,特別是要理解用戶在不同場景之下的特別需求,從用戶的視角,去規劃產品和服務的每一個細節。

 

客戶是我們存在的唯一理由,客戶需求也是企業發展的原動力。

 

企業所能挖掘的價值越大,就越能少走彎路,不斷壯大。

1608601048(1)